论《少年阿山》中的救赎意识

时间:2012-12-11 15:30:28 点击:
作者: 来源:市文联

  “救赎”意识在西方而言,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这一基督教文化当中的普世意识借由小说的形态,成为20世纪初世界文学的重要母题并影响深远。《少年阿山》作为一部儿童文学作品,讲述的是一个十三岁少年去陌生的省城寻找妈妈的故事,揭示了留守儿童生活艰难的社会现象,虽然并未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法,却让人看到了主人公阿山的自我成长,让人坚信他会有美好的明天。这部小说在可读性和教育性兼并的同时,也蕴含了深刻的救赎意识,不仅表现在主人公对自我的救赎,更有对社会、对人心的救赎,都能引起读者对于留守儿童个体命运的关注。

  一、寻找:对自我精神家园的救赎

  人类从来都不是单独的肉体存在,完整的个体必须包含一个丰富的精神世界,才能使得人自身全面化、有灵魂的厚度。阿山作为一个“小男子汉”,从小没有父母的陪伴和照顾,他的儿童时代是单薄的。十二岁时,相依为命的外婆去世,更是将他打入了精神的荒原。
  外婆去世留给阿山的不仅是生活的凄苦,更有精神的孤独,“仿佛那过好日子的梦想也随外婆而去了”。而此时,记忆中模糊的母亲形象逐渐浮现,成为他唯一的寄托。阿山对于妈妈的思念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烈,妈妈在阿山心目中的形象无比完美,“跟仙女的地位差不多”。少年阿山没有关于妈妈的具体记忆,于是只好在心目中将虚幻的妈妈“神化”,这种虚幻的影像无法给他任何安慰,因为这影像是不真实的、幻想中的,甚至连妈妈的长相,阿山都无法完整构图。关于母亲的长相,在没有见到照片前,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样”,她只是许多女性外貌的优点的一个组合体,随着阿山的长大和心情的变化,妈妈的形象也是不断变化着的。少年的精神寄托是悬浮的、不固定的,他希望有另外一个世界,“那里的大人们对小孩一视同仁,没有亲疏之分,妈妈们都像花儿一样美丽漂亮、温柔善良,爸爸们用大山般的臂膀保护着可爱活泼的孩子们……”。对这个世界的渴望在外婆去世后变得愈发强烈,他童年的记忆仿佛全部丢失,成了一片空荡的水域,但正是在这个时候,母亲的形象却在脑海中变得越来越清晰。
  对于亲情的渴望丰满了阿山的精神世界,他渴望摆脱“荒原”,找到心灵的归宿。于是,便牵扯出了贯穿全文的“寻找”主题。
  如果说主人公阿山对于另外一个世界的幻想是虚构的精神家园,那么对于母亲的寻找便是对这精神家园的积极主动构建。他的寻亲之路迷茫而未知,却是对自我的最好慰藉和救赎。开始寻亲之旅前,主人公面对一种渴求情感的艰难,他希望有亲戚收留他、供他读书,然而这希望在利欲熏心的世俗社会得不到满足,残酷的现实逼迫他重返自己曾编织过的梦,梦中小仙女的出现更多的是少年勇气的聚集,让他敢于沿着南水河一直去到县城、省城,去寻找离自己精神家园最近的地方。
  同时,阿山的寻找也是带有别的意义的。他肩上不仅背负着寻找自己母亲的任务,更承担着帮小月头传话、帮阿云捎信、帮陈奶奶带口信的重担,这些都是由于父母或子女外出务工而被“留守”在乡下的儿童和老人,沉重的社会问题现实且残酷,精神家园的缺失不仅出现在个体中,更是清晰地在群体中显现,不同的是有人能实现自我拯救,而有人却只能靠他人的精神强大来给予自己安慰和信心。
  “寻找”的过程是艰辛却又幸运的。《少年阿山》作为一部儿童文学,透露出了适当的教育意义,对复杂冷漠社会的描写并不那么深入,更多的是体现其中的温情和善良。阿山寻找母亲的过程中救过被流氓调戏的小女生、被违法组织逼迫当过乞丐、见过老乞婆的悲惨遭遇、经历过朋友的离去和死亡,但他也遇见过好心的阿贵嫂、善良的老奶奶、真诚的阿黄,以及帮助他走出生活困境的宠物店女老板和家乡学校的校长。不管是好是坏,阿山始终是善良的,在社会的大染缸中保持着原始的淳朴与人性。“一颗真诚的爱心能证明自身的合理性,因为他会产生无法抗拒的魅力,并引起所期待的反应。”(罗素语)阿山的善良是对自身人格的一个提高和完善,同时也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许多人都“想帮助阿山找到妈妈,那样,阿山就会有依靠,好人应该有好报才是”。电视台播出的寻人启事更是让阿山感动得差点哭出来。可以看到,在“寻找”的同时,阿山的质朴也感染了许多人,成为社会的楷模和榜样,从人性的角度给处于繁华世界的城市人上了一课,使他们会对到心灵最深处,审视自己内心的最后一块净土。在这个意义上,阿山的“救赎”便无意中由个体上升为整体,具有一种超然的意味了。

  二、死亡:在绝境中轮回与重生

  “死亡”是中国人的一个禁忌话题,往往很难被人完全接受。中国文学中“死亡”的出现往往意味着幸福的终结和悲剧的开始,“中国文化缺乏彼岸意识,死就意味着一切的终结。……作为词语的死亡已经被约定俗成地排斥于显在文化话语之外”。正因如此,中国人存在着普遍的对于死亡的畏惧。然而作为儿童文学,《少年阿山》非但没有排斥死亡,反而安排了多场死亡,直接或间接地将成人都不敢轻易碰触的话题置于儿童世界中,通过一个少年的眼睛和经历阐述死亡的客观和不可避免,同时又通过“死亡”这一事件,将各种人物、情绪、事件连接成一个整体,彼此不可分割。
  最先离阿山远去的是外婆,此时的阿山还只是生活在农村的尚未走出稚气的孩子,他的童年简单而单纯,外婆的陪伴使没有父母的他并不那么孤单和可怜,他也没有接触过关于“死亡”的话题。当外婆在雨天过世时,阿山只是呆呆的,神情茫然。与逝去亲人的悲伤相比,阿山更多的是对妈妈的思念,但此时的思念或许正是悲伤的转移。忙碌的葬礼中阿山始终一言不发,直到外婆下葬的瞬间,“看着第一铲泥土浇上去,一阵无以言状的悲哀顿时侵袭了阿山,他像野狼似的哀嚎起来,坐在棺材上不肯下来”,他过去的精神世界轰然坍塌,陷入了极度的恐惧和绝望当中。但是涅■之后是重生,生活的困境逼迫阿山重新寻回精神世界,开始了寻找妈妈的旅程。可以说,外婆的死亡是促使阿山重建自己精神家园的直接动因,他在痛苦中挣扎,然后决心自我拯救。

如果说外婆的死是让阿山重新启程的动力,那么老乞婆的死便是阿山认识社会人情冷漠的发端。有房有存款的老乞婆却有着丰富的乞讨经验,也会给阿山他们讲乞讨时发生的故事,却最终客死异乡,临终前还费尽心思安排好自己在家乡的遗产,以免两个儿子为分家而吵架。阿山亲眼目睹了老乞婆的死,“他心里发冷,……真为老乞婆难过”。而丐老王对于老乞婆死亡的态度和处理方式更是让他见识了人性的自私和漠然。老乞婆的死是一个插曲,但这插曲使阿山开始意识到自我强大的重要性。同样作为插曲的还有阿山生病时隔壁病房的女孩,身患白血病的她十分懂得感恩,却最终逃不过死亡的魔爪。阿山心里很恨,却又无能为力。阿山在擦鞋赚钱时遇到的另外一个小女孩,成为另一个与死亡相关的插曲。像仙女一样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在天堂一样的雾天里给了阿山一枚硬币,却又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去了她不该去的天堂。老乞婆和两个小女孩的死亡,使阿山对于死亡的定义更加清晰,也开始思索着一些关于人生、社会、生命的命题,他开始领悟到“梦跟现实之间虽然只隔着薄薄的一层睡意,却是天遥地远”这样颇具哲学意味的结论。
  全书中最让人痛心的死亡,莫过于阿黄和老奶奶。阿黄是狗狗阿黄失踪后莫名出现的一个哑巴,他善良,懂狗的语言,对待阿山真诚友善,陪着阿山打败流氓、乞讨,被老奶奶收养后还去宠物店工作赚钱,以供阿山读书。阿黄是阿山寻亲之旅中最重要的朋友,在物欲横流的社会坚守着自己的准则,虽然无法说话却保持着一颗善意的心。即便是这样,却依然逃脱不了死亡的宿命:他的死亡是迅速的,猝不及防的。朋友阿黄的死使阿山几近崩溃,却因为报恩的心支撑着他,继续照顾病中的老奶奶。老奶奶与阿山遇见的大多数人一样,善良而仁慈,她收养了阿山和阿黄,供他们读书,教他们知识。老奶奶的出现是已死去的外婆的爱的延续,二者在不同时空给予阿山关怀,体现出浓厚的人道主义关怀和人性的闪光点。老奶奶“在一个飘着小雪的晚上,到阿山外婆的那个世界去了”,身边甚至“连放鞭炮、烧纸钱的人都没有”。她的孤独显而易见。与外婆离去时热闹的葬礼相比,老奶奶的死亡显得过于安静和简单。
  其实,细细品味《少年阿山》中的几次死亡,我们会发现,每个人的离开都不是一个结束,都会有下一个人来延续他的精神或性格,这种轮回观念在小说中得到了十分透彻的表现。比如,外婆的死亡使阿山陷入了一种困境,这种困境又促使他开始寻找自我的心灵家园,在寻亲过程中遇到的阿贵嫂、收养他的老奶奶,甚至是他难过时开导过他的人,都能让他想起外婆。而狗狗阿黄和朋友阿黄的交替出现,更是充满了一种魔幻的轮回色彩。狗狗阿黄失踪的那天,朋友阿黄奇迹般地出现在阿山身边。朋友阿黄是一个哑巴,却懂得狗的语言,能够发出足以乱真的狗叫,对阿山也是百依百顺无比忠诚,这些都俨然是阿黄的延续;而朋友阿黄去世后,阿山在回乡之前又奇迹般地遇到了狗狗阿黄,即使是此刻阿黄已经被热水烫坏了半个身子,却依然不能改变它在阿山心目中的地位。由于失去朋友阿黄而无比孤独和难过的阿山,又能靠着狗狗阿黄来继续温暖内心。这种看似玄幻的情节背后正是死亡与轮回的交替:每一次的死亡都看似把少年阿山逼入了绝境,可每一次却又有新的寄托出现,拯救他失落的心,让他得以重生。

 

  三、成长:自我意识的建立和自我价值的实现

  成长是一个内涵十分丰富的词汇,既包括身体的长高长大,又包括精神的强大,“成长的标志就是性意识的觉醒和自我意识的建立”。对于少年阿山来说,他的成长不是安静的、缓慢的,他在经历了轰轰烈烈的找寻之后骤然成长,在拯救与帮助别人的过程中实现自我价值、提升精神内涵。
  成长的重要仪式之一是离家,离开日常生活熟悉的场所是少年毁掉过去的世界、重塑自我的一个必经过程。虽然阿山的离家是被客观环境所逼迫,却是他自己主动选择的结果,这是“自我意识”开始形成的一种表现。阿山独自出门寻找妈妈,历经各种艰难与困苦,甚至多次直面死亡,在与恶势力、饥饿、贫穷和死亡的斗争中获得生存经验和人生感悟。在外婆刚去世的时候,阿山“想象自己是一只蜜蜂,整天扇动着透明轻柔的翅膀,从一根花蕊飞到另一个花蕊,然后沾一身金黄飞到外婆做好的蜂箱里”,外婆是他的避难所,而出走乡村则是阿山成长的开始:独自面对外面的世界、受到别人帮助时会感恩、从阿贵嫂身上认识到人来到世上,要好好地珍惜,立得正、站得稳,做一个像样的人。十三岁的少年心目中已经有了“像样的人”这样的概念,他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心理日渐成熟。在城里上学后,阿山认识到城里人生活的艰辛,下意识里将城里和乡下作对比后,发出了“城里的生活很精彩,城里的生活也很无奈呀”这样成人式的感叹,他已经开始懂得独立思考社会和人生,有了自己的价值观,不再盲目地钦羡都市生活了。城里收养阿山的老奶奶由于老年痴呆而不认识任何人,阿山会思考“没有了回忆,以前算是白活了呀”这样意识层面的问题,他的思维已经和在乡下时截然不同了。从前单纯地对于外婆的依赖和对于妈妈的思念,在经历过生活的艰难后转为对生存的严肃命题的思考,逐渐认识到个体的人在面对困境时的无能为力和茫然,于是开始学会自我成长,为了不至于让自己在社会中无从立足而实现自我救赎,让本体在救赎中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他人。
  如果说自我意识的成长是对本体的救赎,那么自我价值的实现则是对他人的救赎。《少年阿山》通过艰难寻亲之旅中一幅幅温暖的画面,处处透露着爱和悲悯。阿山在步行街见义勇为、抓小偷、拯救被绑架的小女孩以及拾金不昧等等,这些都是他自发的、毫无功利性目的性的行为。特别是“拾金不昧”这一情节,阿山捡到一个公文包,不仅完璧归赵,还没要一分钱报酬,提出的唯一一个要求竟是让对方如实把工资付给工人,不要拖欠他们的工钱。经济困窘的阿山在这个时候依然没有想过自己,他考虑得更多的是别人,这个“别人”甚至是与自己完全不相关的人。这个纯朴少年是动人的,他在社会中学到自我保护,成长为真正的“小男子汉”后又实现自己的诺言,帮助别人,用对这个世界的爱把他人从现实的污浊中救赎出来,迸发出人性至上的光辉。

四、小语

  作为儿童文学,《少年阿山》在富有教育性的同时,也揭示出了许多社会问题,比如对留守儿童的关怀问题、对孤寡老人的赡养问题、对社会风气的整治问题等等,对这些问题的关注使读者看到人性中温暖的一面。主人公阿山的个体命运不是偶然,他体现的是大多数留守儿童的生存状况,他们的心灵是孤独的,生活中情感的缺失使他们渴望一个精神寄托,对这种寄托的追寻也成为他们成长过程中的必然。阿山在寻找母亲的过程中亲身经验了上述问题,在处理和应对时逐渐成长与强大,将自我精神家园的构建和自我价值的实现、自我意识的建立合而为一,在实现自我救赎的同时也用“爱”的方式把别人从浮夸、俗气的现实中救赎出来,寻找各自的心灵家园。


  参考书籍资料:
  ① 唐樱:《少年阿山》,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2009年3月第一版
  ② 张惠辛:《小说:从忧患到焦虑》,《文艺评论》,1991年第一期
  ③ 侯颖:《论儿童文学的教育性》,东北师范大学,2008年博士论文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原创争鸣
  1. · 原创
  2. · 评论
新闻推荐
  1. 11-06·我读刘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