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信

时间:2013-8-5 16:00:52 点击:
作者:何立伟 来源:文联
    那天单位上的人打电话来,叫我去领月饼,我心念一动:呵呀呀,又是中秋了!晚上坐在书房里,想起要给远地的友人写一点信,因为人同此心,在这样的时节,我也希望自己能收到朋友们的信。但中秋只隔两日了,就是特快专递,怕也是抵不了朋友手中,何况我有几位好友,都已移民化外,一声问候到眼前,未知是何时的事。好在如今用电脑的人多,上了网的也不少,于是就给几位我手头有E—MAIL地址的朋友写信。
  其中一位,老赵,我二十年前教书时的莫逆之交,现在纽约。这老赵一生多舛,幸亏如今他两个儿子甚是争气,在美国混得很有人样子,也算是一生辛劳顿挫没有白付。我跟他写信说,又是中秋了,要吃月饼了。想必纽约的唐人街还是有月饼卖的。只是故乡吃月饼的那么一种气氛却不晓得买不买得到。又写道,想起老赵,同时也想起候德建的一首老歌:《哎,老张》。真的是老歌了,怕也有一二十年了——现在很少有人能唱它。唱的就是凡人老张的一生。我说想起这首老歌,改动一个字,就是:“哎,老赵”。说我也要唱唱老赵的一生。但“一生”是一个太过沉重的词,还是不要唱的好,还是吃月饼的好。吃月饼,毕竟是轻松而又愉快。仰起头来,还能望到月饼一般的月亮,汪汪地,照到美国,也照到中国,所谓良辰美景,天涯共此时。
  还写了些其他的话,比方我的近况云云。但中心的意思就是每逢佳节,我还是想念着老赵的。就像辛晓琪唱的一首歌那样: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的什么什么。
  信写完,连网,点一下“发送”——过去了。
  第二天,我上网,打开电子信箱,第一封E—MAIL就是昨天晚上我给老赵发的信,是服务器退回来的,说这封信不能送到我要寄的地方去。
  英特网经常有这样的混帐事,真是气愤。
  我向老赵抒了一顿情,老赵却不知道。

  • 上一篇:卫虹中国节
  • 下一篇:福兮祸之所伏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原创争鸣
    1. · 原创
    2. · 评论
    新闻推荐
    1. 11-06·我读刘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