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兮祸之所伏

时间:2013-8-5 16:05:50 点击:
作者:何顿 来源:文联

    读史书,有一个这样的感触,很多朝廷重臣,结局都很悲惨,读后掩卷遐思,不免感叹人生之无常,让我体会老子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话的玄机。老子著《道德经》时,是春秋时代,那时候的中国是周天子管辖下的诸侯国,各诸侯国只需每年向周天子进进贡,平常诸侯国之间各自为政,互不干扰、互不侵犯。所以有学者说,两千多年前的中国,学术是最活跃的,言论是最自由的,所以诞生了对后世有着深远影响的诸子百家。百家有:儒家、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杂家、农家、小说家、纵横家等。诸子是:老子、孔子、庄子、荀子、孟子、墨子、鬼谷子等。这些人,对两千多年来的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和道德等,有着极深远的影响。我们今天的众多学者,在谈论政治、经济、文化、道德和个人使命及修养时,都无不自觉地引用他们的话,足见他们的影响不但没有减退,甚至还在进一步加深,为今天的人所认同。

    这是题外话,不说了。我们先看看西汉的重臣周亚夫,这是个非常严谨、做事一丝不苟且威信颇高的人。汉文帝视察军营,行至细柳营前,不但没人迎接,反遭挡驾。守卫营门的都尉说“将军有令,在军中只服从将军的命令”。文帝在车上等了会,见无人向将军通报,便要乘车入营,又被都尉喝止:“将军有令,军营内,车马不许奔跑。”文帝下车,徒步来到将军帐中,见周亚夫身着军装,手把利剑,威风凛凛地站着。周亚夫朗声道:“军服在身,例不下拜,请允许我以军礼朝见皇上。”汉文帝可不是小家子器的皇帝,大为赞赏他。文帝死前,对景帝刘启说:“假如国家遇到紧急事变,周亚夫可统领军队,担当重任。”

    公元前154年,吴、楚等七诸候国发动叛乱,吴王刘濞谋图皇位。景帝把平乱的重任交给周亚夫。周亚夫处惊不乱,治军严谨又善于用兵,只三个月就平定了吴、楚等七国叛乱,维护了西汉王朝的集中统一。这不可谓功劳不大!景帝任周亚夫为丞相,然而周亚夫性格耿直,身为丞相,该说的话他不管景帝高兴不高兴都要说,景帝要废黜太子刘荣,他在朝堂上阻挠,弄得景帝大为光火;景帝遵母后意思,想给皇后的哥哥王信封候,周亚夫反对说:“高皇帝有约定‘非刘氏不得王,非有功不得候’,王信虽是皇后的兄弟,但毫无功可言,封他候就违反了祖制。”景帝只好作罢,心里却恨起了这个经常泼他冷水的周亚夫。

    不久,匈奴王徐卢等五人投降汉朝,景帝要封徐卢五人为候。周亚夫又反对:“他们背叛自己的君主来投降,陛下如封他们为候,将来又怎么责备不忠的人臣呢?”景帝发怒,罢免了周亚夫丞相一职。一天,景帝召见周亚夫,赏赐他食物,摆在他面前是一大块没切细的肉,也没有筷子。周亚夫觉得景帝是有意戏弄他,心生委屈,觉得自己为朝庭拼死拼活,维护了汉王朝,到头来却得不到主子赞赏,脸上愤愤不平,回头喝令侍从送上食筷。周亚夫走后,景帝担忧道:“这样的人不能担任少主的臣下。”后来周亚夫的儿子犯了事,景帝趁机把周亚夫也打入死牢。周亚夫在狱里一言不发,气得景帝大骂道:“不需供词,照样可以杀你。”最后,周亚夫冤死在牢里,不吃不喝,吐血而亡。

    受汉武帝托以重任的霍光,把持朝政,帮助年仅八岁的汉昭帝施行休养生息的政策,减轻税收,减少劳役,使在汉武帝手上与匈奴打了多年仗、而疲惫不堪的汉朝又重新恢复生机,国家也富裕起来。然而汉昭帝21岁那年突然病死,昭帝没有儿子。霍光与大臣们商量,把汉武帝的一个孙子刘贺立为帝。刘贺是个浪荡子,带了两百多人入皇宫,整天吃喝玩乐,把个皇宫弄得乌烟瘴气。霍光与大臣们联名上书,请求皇太后下诏废了刘贺,另立汉武帝的曾孙刘洵为帝,这就是历史上的汉宣帝。史书上说,汉宣帝即位,去谒见高庙时,大将军霍光陪在他身边,汉宣帝内心惧他,好像有芒刺扎在背上样惊惶不安。霍光长期把持朝政,难免不朝纲独断,久而久之,脸上就生了许多傲慢,树敌便颇多。一个叫徐福的茂陵人上书宣帝,说“霍氏太强盛了,陛下如果爱惜他们,就应该加以抑制”。奏章呈上去多次,宣帝都不采纳。宣帝完全可以提醒霍光,甚至还可以把徐福的奏折给霍光看,让霍光一家有所收敛。但宣帝没这么做,直等老臣霍光一死,安了个霍氏企图谋反的罪名,把霍家杀了个净光。

    史书上赞霍光:面对大是大非毫不动摇,安定了社稷,拥护昭帝,选立宣帝,即使周公、伊尹,也不比霍光的功德大。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维护了汉室的忠臣,却落了个满门抄斩。

    明朝宰相张居正,在明神宗皇帝时期大权独揽,推动改革,触动了权贵豪士们的利益,于是招致了怨恨,即使是神宗皇帝也不能容忍他的自信,因此他死后,即刻遭到大臣们的激烈攻击,直至抄没家产,家属也跟霍光的家属样遭到杀戳。直到万历朝终止,明熹宗期,才有廷臣敢在朝廷上称赞张居正,明熹宗才下诏恢复张居正的名誉,按照礼仪给予安葬祭祀。明史记载,张居正在位时,威势“几乎震主”,这便是他死后一旦遭人诬陷,神宗皇帝就立马采取报复行动的原因。

我想但凡男人,一旦获取权力和地位,就想干一番事业,而你干事业就会有人阻碍你干事业,因为你干的事业势必会伤害那些不愿合作者的利益。人活在世上不就是为了地位和利益么?而触动他人的利益,势必会遭到他人憎恨,因而想方设法的陷害你。封建社会,惨死的忠良很多,然而,在国家的危难时刻,都是像周亚夫、霍光、张居正这样的大臣铁肩挑重担、排除万难,使整个国家又恢复平静,使老百姓们又有了安定的生活。但是,在封建社会,太大的功劳却会给他们招来祸患,这就是福兮祸之所伏。

  • 上一篇:写信
  • 下一篇:舜皇山文化之旅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原创争鸣
    1. · 原创
    2. · 评论
    新闻推荐
    1. 11-06·我读刘云